搜索

温向彬:中国酒庄葡萄基地之殇

发表于 2021-05-11 05:55:12 来源:西安胜道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盛唐国宾酒庄副总经理 烟台盛唐国际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温向彬

第一篇文章《中国葡萄酒烟台产区之惑》发表后,有好几个业内朋友打来电话探讨,探讨内容从烟台产区延伸到了整个中国葡萄酒产区。很欣慰自己的观点引起了同行的深度思考,特别是中国葡萄酒大师郭松泉老师的寄语和朋友圈的转发让我无比鼓舞,也更加坚定了我对中国葡萄酒的信心。

文章中说过,我之所以来盛唐,是因为这里有让我看到中国葡萄酒未来的东西,那么这些东西是什么呢?

中国葡萄酒大师郭松泉老师的父亲郭其昌先生是中国葡萄酒第一人,是中国第一瓶干红和第一瓶干白的酿造者。

中国葡萄酒大师郭其昌先生

他研究的《干白葡萄酒新工艺的研究》获得我们国家的最高奖励“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项”,最难能可贵的是郭老将此项技术免费供应给全行业使用。我想,郭老德高望重的背后,是更宽广的胸怀。

胸怀,似乎是当下处处充斥着浮躁气息的社会里最缺少的东西。

在动笔之前,我曾问盛唐国宾酒庄董事长刘长庭先生,“我想将盛唐国宾酒庄14年的经验及教训写成文章,共享给葡萄酒行业,是否可以呢?”

董事长刘长庭先生这样回答,“大唐是中国最伟大的王朝,胸怀应是大唐盛世的气度,这正是我们盛唐葡萄酒品牌的精髓基础。我个人也兼蓬莱产区葡萄与葡萄酒协会会长,于公于私,行业内的交流与分享都是我希望看到的。中国葡萄酒需要胸怀,这也应该是中国所有葡萄酒人该拥有的品质。你尽管写,全部分享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

我释然,很多时候,中国酒庄之间的关系除了技术层面的交流,市场层面很少交流且基本都是竞争甚至敌视关系。然而,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成功品牌,几乎都是抱团出海,譬如“五大名庄”、“十八罗汉”、“三大酒王”。如同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关系,竞争中有着相互成就,却绝不存在相互诋毁。因此中国葡萄酒人应该平和起来,不要再搞东西产区之争,不要再相互倾轧,应是团结一心,加强交流分享。共同努力让中国酒庄酒面向世界,走向世界,短期改变目前单边进口的市场现状,远期创造出驰名世界的顶级中国的酒庄酒品牌。

分享经验,警示雷区。盛唐国宾酒庄历经的14年,需要向大家分享什么呢?

我想这第二篇文章就从中国葡萄园基地的观察开始,也希望这个分享能让我们中国酒庄的同行少走些弯路,将本就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共同做好中国酒庄酒。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问题:

“你说你们的葡萄酒好,那你家葡萄园基地有多少亩?”

“2000亩?6000亩?1万亩?2万亩?5万亩? ”

“2000亩,太少了吧?那谁谁家2万亩、3万亩等等,你们不行啊!”

有没有发现,当我们给客人介绍葡萄园基地的时候,是不是规模越大,就会产生出越强烈的自豪感?恰恰是这个让我们自豪的点,却是我要说的雷区所在。

这个危险的雷区就是“葡萄园基地扩张”,造成不少企业经营困难。盛唐国宾酒庄葡萄园种植是为此交过学费的。也有很大一部分的中国酒庄,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步入这个危险的雷区。

大家是否真的思考过,造成如此状况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大概是从2000年起,中国酒庄逐渐开始重视葡萄园基地种植,在某种程度上标示着这个品牌原料来源的优质性。2007年起,中国高端酒庄酒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迅速发展。

可以说,2007~2011年是中国酒庄发展的“黄金”5年。

为什么黄金被打上引号,是因为这5年,中国政商引领的高消费风气直接推动了高端葡萄酒销售。这个时期的中国高端葡萄酒庄也水涨船高,酒庄销售风生水起。这个时期的葡萄酒堪称液体黄金。由此也引发了葡萄酒行业的投资热潮,酒庄的建设潮兴起。

高价格带来的高利润,掩盖了企业发展中间最重要的科学成本核算及资金链安全问题。而这种畸形的消费市场高增长的非理性,让很多酒庄冒险透支未来,开始盲目扩大规模。热资侵入及呈几何上升的酒庄数量加剧了还在成长期的高消费市场的竞争,不断拉高的企业负债率和不断降低的抗风险能力逐渐使得企业完全暴露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之中。

这时候,压垮行业,可能只需要一根稻草。

行业风暴毫无征兆的到来了:2012年8项规定出台,高端消费终止,高价葡萄酒销售遇到了断崖式的下跌,酒庄倒闭潮开始。而出于市场变化的因果关系,我们理所当然的把“酒庄倒闭潮”的原因归结于国家对高消费的调控上、归结于企业市场销售的降低上。

本质原因是这个吗?时至今日,中国酒庄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我们是不是该真正静下心来去思考,造成这种现状的真正原因真的是出在市场销售上吗?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回到企业运营本质,其实无需研究财务报表,简单的做一个比较:工厂酒与酒庄酒的差异在哪儿?是不是除了基地,其他的投资差别不大。而酒庄酒较工厂酒产品利润更高,那么理论上工厂酒都会活的很好,酒庄酒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就商业而言,市场风险对任何有销售行为的企业都存在,而不是葡萄酒企业的特性。因此市场行为不是最重要的,唯一剩下的,就是我们的葡萄园基地。

那么,中国酒庄的葡萄园基地之路又是如何呢?我分享一下盛唐国宾酒庄的基地心路历程。

2006年4月23日,盛唐国宾酒庄在蓬莱产区唐皇山谷开辟了2000亩葡萄园,种下了第一批葡萄园。我问了董事长刘长庭先生,“当时为什么只开辟葡萄园,没有建设酒庄?” 他给我的答案出乎意料:“没有建酒庄,是因为我们实践上不知道这片土地上是不是适合种植葡萄。”

这样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却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答案。请大家记住这句话,我会另文去剖析一下这个问题。

2009年,国家一级酿酒师、一级品酒师、中国盛唐首席酿酒师杜宜龙先生操刀,酿造出第一批盛唐葡萄酒,广受业内专家好评。就此,盛唐国宾酒庄正式开工建设。

时至今日,盛唐葡萄园基地种植公司总经理刘万顺先生提起葡萄基地,会反复提及一个词:代价。

代价是什么?

就葡萄品种而言,唐皇山谷中2000余亩的葡萄种植基地初次栽种了16个品种,14年下来适种且表现好的只有8个品种,也就是说有8个品种的地块需要拔掉重新栽种新品种的葡萄。这种代价的付出是主动的,却也显示了专业酒庄人的决心。

从种植亩数而言,成功的8个品种占地仅仅1400亩,2000亩基地的优质率只有70%,这意味着我们有600亩土地的葡萄最少白种植了5年。这个是什么样的代价?这是个足以拖垮公司的代价。

今年,盛唐葡萄园基地建设了14年了,2000亩基地中优质的适种的地块达到了1610亩,但仍还有近400亩的地块达不到我们酒庄六级葡萄园中的五级标准。

而这1610亩中,盛唐有1060亩的A、B、C级高端园,550亩的D、E级园。而E级园如果2年内不达标,它出产的葡萄会直接用于酿造我们酒庄的产区酒。

刘万顺先生14年的实践种植经验认为,“就管理精细化而言,一个酒庄酒的种植面积应该是有上限的,科学而言,2000亩还是太大了。”

首席酿酒师杜宜龙先生同样认可这个道理,“治大国如烹小鲜。就盛唐国宾酒庄而言,不是做大锅饭,而是要做精品,精雕细琢。”

借盛唐国宾酒庄总经理刘建成先生的一句话,大家可以认真思考一下:“我们的目标是中国顶级酒,因此无论产品还是基地,我们都要做减法。今年,是第15个年头了,对于盛唐葡萄园基地而言,15年的终极永久种植目标是1300亩的高端园,其余700亩会根据实际情况作为盛唐产区酒葡萄园或逐步淘汰。”

现在,如果别人再问我关于基地的问题,我会说:“我们现有2000亩葡萄园,但这面积不是太小了,而是太大了,我们终极目标是1300亩,目前距离此目标转化还有240亩。“

同为中国酒庄酒人,你们是加法还是减法呢?

在这篇文章推送之前,和国际知名酒评家、国际葡萄酒贸易大师小红帽 Jörg Philipp 聊天,意外得到了肯定。他说,“你知道法国五大列级名庄的葡萄园面积是多少吗?拉菲116ha(公顷)、拉图89ha、木桐91ha、玛歌99ha、侯伯王51ha。也就是说法国五大列级名庄的葡萄园面积约1740亩~765亩,大部分在1400亩左右。所以你们觉得2000亩多了感觉是对的,定义高端园1300亩也暗合五大名庄的基地规模,希望你们成功。”

国际知名酒评家、国际葡萄酒贸易大师小红帽 Jörg Philipp

是的,不是超级规模化的葡萄园种植基地,而是取合乎自身实力匹配的适度的规模。如果让我给大家建议,请不要让葡萄基地成了你们的雷区。

你们的基地是多少亩呢?适合你们的基地又是多少亩呢?

越过雷区,消除雷区。

安好才有未来,不是吗?

编辑:赵鑫

随机为您推荐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温向彬:中国酒庄葡萄基地之殇,西安胜道企业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sitemap

回顶部